12センチ

人类充满了矛盾。
寂寞。不寂寞。
恋慕。不恋慕。

瓶颈期

滲んで 消えた | 2017


>>目錄

     

      #1 文章節選

      #2 年終總結

      #3 自我介紹

      #4 讀書列表

 

>>#1 文章節選

 

  • 元月

       他全都記得一清二楚,他開始覺得這場冷戰實在太沒必要,這讓他有幾天沒和靈幻共進晚餐,坐在同一條沙發上,聽到他的聲音,一起睡覺,也沒有接吻。影山迫切地想要回到家裡,這場遲遲沒有結果的爭吵,影山律甚至想乾脆以一個激烈的深吻來結束,不管對方是否願意。此時他繞過沙發去廚房洗他自己的杯子,直到杯子乾淨如新,他不知道自己用了多長的時間,至少他比剛才冷靜多了,於是他複又向客廳走去。沙發上的人還在看同一份雜誌,但香煙似乎是新點了一根,影山律走向他,對方並沒有對此做出什麼反應。影山盯著對方頭頂的發旋看了一會,伸手拿掉對方叼在嘴裡的香煙掐滅在旁邊的煙灰缸裡。「不要在家裡抽煙。」他說,這不是他想說的,「我討厭你抽煙。」這也不是他想說的,「我是說……」我們重歸於好吧。最終他還是那樣做了,他不認為那是頭腦發熱,或者是因為在聚會中間多喝了幾口酒。對方一開始大概先是抗拒,過程中可能還扯歪了影山律本來穿得整潔的制服,影山也扯歪了他的,又或許全都沒有,對方只是接受著他的吻,後來乾脆回以更加激烈的吻,影山一概不知,他只知道他想吻他,無論如何都要吻他,他想吻靈幻新隆,他只是想吻靈幻新隆而已。

                                                                                            《就算只有空空蕩蕩的街道

                                                                                                            影山律×靈幻新隆

     

  • Ÿ皋月

       埃里諾的美是無法用任何言語來形容的。克拉克不止一次地這麼想。無論將他比作什麼,都不會比他更美了。勞森老管家說他曾見過那些畫師為他作畫,常常難以置信,一定得用手指細細確認,而後才敢下筆,連帶一些不吝表露於外的心聲來,大抵是感謝造物主一類,或者直接將埃里諾比作神明。這並非幻覺,其中一位將信將疑,這並非是幻覺吧,他一面用指尖滑過埃里諾的喉結一面說道,其他人也紛紛讚歎,說如此之美若非幻覺,又確實存在,不是自然,便斷然是神明了。而埃里諾也樂意令人畫他,他的畫像掛滿了宅邸所有的走廊與房間,每天仍有新的畫像。有人嘲笑埃里諾作為收藏家卻不懂藝術,稱埃里諾愚蠢而瘋癲,從不愛那些老畫或名家之作,只愛自己的畫像。另一派人隨即反唇相譏,說有何不可,埃里諾的存在本身就是藝術。

                                                                                                                      《Elinor

                                                                                                                   Elinor×Clark

 

  • Ÿ清和

        原本霧島真也正想辦法修好他的傘,風很大,似乎一切都失去控制。再一次失敗後,他索性丟掉傘沿著河奔跑起來。他肯定早就想試試看這麼幹一次了,但絕對不是現在,而現實可能也並非如此。他無法確定,正如他無法確定自己是否正乘舟渡河,或者駕駛越野車穿過荒原,某天他在淩晨醒來,同前一天或後一天都別無二致,遠處信號燈的燈光被濃霧稀釋了一遍也可能是兩遍,他看了一會,然後他扣下扳機。或許他只是在望不到頭的河堤上奔跑著,不,他走著,甚至比前面一邊轉著圈躲避大風的丹羽晝未還要慢上一些。手上拿著壞掉的傘。不過後來丹羽晝未乾脆不躲,迎著風露出一整個額頭。

                                                                                                          《SubPraetextu

                                                                                                          霧島真也×丹羽晝未

 

  • 菊月

       靈幻新隆盯著自己交疊的手指,指甲是新剪過的,顯得有些空空蕩蕩,不過不壞。今天早晨起床,他感到天氣變得有些涼了,於是他翻出久違的長袖制服外套,到現在還有一股洗衣粉和櫃子混合在一起的氣味,他不確定別人是否也同樣能夠聞到,這會他又覺得熱了。他稍微偏過頭,身旁的少年倒還是一身夏季俐落的短袖,在搖晃的電車裡讀文庫本。靈幻有時會感到一股毫無來由的恐懼,那種感覺類似於,秋天又到了,這句話中的又字,雖然也有人跟他說這不過是尋常的青春期的迷茫之類,無力感,他想,日子在過去,他毫無變化。但少年一如既往的樣子總是不賴的,靈幻仰起頭,第一節就是國文課,實在是提不起幹勁。靈幻不禁想問少年是不是也有什麼尋常的青春期的煩惱,或者他不認為現狀應該有所改變嗎,就像國文課,總愛叫人寫一些將來時態的作文,但寫完他就真的能夠成為一名人物嗎。靈幻想了想,只向少年說出了抱怨國文課的部分,他看見少年張開嘴,說出口的話隨即被冷氣、光、電車的哐當聲或其他什麼淹沒了。

                                                                                                                          《青年

                                                                                                              影山律×靈幻新隆

 

>>#2 年終總結

    

       怎樣開始好呢,又或者應該說,怎樣結束好呢,今年的話,大概就是這樣一目了然的狀況了吧(笑)。雖然也不是說追求產量之類,像是一年到頭什麼都沒做啦、時間白白過去啦、到頭來不是毫無成長嘛,些微的挫敗感吧。說是這樣說,這個瓶頸期也差不多已經到了“隨便怎樣都好啦”的自暴自棄的階段了。不過無論如此這般,接下來想以故作輕鬆(?)的感覺來做這篇總結。

       整個2017的成品正如以上四篇,都算不上滿意,比較意外的是在瓶頸期正中參了兩個本,但是用來參本的文章也不太滿意,想著說慘了、算了、唉,諸如此類。

       今年寫了兩篇律靈,一篇照例是給四郎的生賀,另一篇參了四郎做的律靈小說本《狂言綺語》。《就算只有空空蕩蕩的街道》在當時似乎是趕出來的,突然有了寫一篇律靈給四郎當生賀的想法,然後構思什麼的都從零開始,時間很緊張,所以中間乾脆自我放棄跑去看了兩個多小時電影,最後也是照例沒有趕上。不知道是去年還是前年的年末總結裡我似乎就提到過,說自己是屬於那種“不適合在短時間內趕出文章”的類型,結果肯定十分難看,這樣看來,這篇相對來說還不算太失敗吧,抱著“寫出簡單粗暴的戀愛故事”的心情。顺带一提,《就算只有空空荡荡的街道》原本是想叫做《即便只有空空荡荡的街道》,当时有一首非常喜欢的歌叫《それがあなたの幸せとしても》(即便那就是你的幸福),所以一開始也想到要用“即便”,後來可能是腦子裡有點混亂,無論如何也想不起這個詞了。

       《青年》應該說是歷經艱難的一篇,原定的截稿日是在四月份,最終大家集體拖到了九月份還是十月份,中間一度覺得這個本子註定是要涼了的。一開始的構想是以“成長”為主題來寫這一篇,類似於曾經懷抱著成長煩惱的少年長成了大人、還處在青春期的優等生抱著蔑視一切煩惱的態度,差不多是這樣的碰撞,不太成熟的老師和學生的戀情。不過到後來因為一拖再拖,擱置的時間太長,已經記不起最初落筆的心情了,再加上我一著急就自我放棄,最後變成了一篇比起去年甚至是幾年前都毫無長進的東西。而且一邊寫心裡面一邊在咆哮,“談戀愛到底是要怎麼談啦!!!”、“人到底是要為什麼才會喜歡上另一個人啊!!!”。不過中間律律表白的那一段我還蠻喜歡的,畢竟是自己難得的少女心呢。一個小插曲是到了不得不截稿的階段了,四郎跟我說“我們都寫完了你什麼時候好”,大概是這樣,想著“慘了要變成拖後腿的那一個了”的我急忙將幾個月都沒寫完的這個短篇完結,結果四郎說她當時說的是“我們都快寫完了”,快把我的內疚還給我啊可惡(×)。不過如果不是四郎的話,我大概不可能會關注到這個cp吧。

        然後就是有幸參與了kana桑原創的sound_horrible:BACKSTAGE的本子《Markov Chain》。真的是從看到開始就被sound_horrible這個系列吸引了,大家都太可愛了吧,之類的,正中紅心。寫《Sub Praetextu》的時候整個人都處在混沌狀態,其實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在幹什麼,也不知為何有了全篇不分段的中二想法,總之就在剛才我再一次讀這篇的時候,不禁感歎這到底是什麼鬼東西!啊啊,完全失敗,羞恥max(泣)。這樣的東西不被kana桑嫌棄真的太好了,這樣想著,也許只是出於禮貌的不嫌棄呢。不管怎樣,kana桑真是一個在各種方面都十分厲害的人。

       最後是今年唯一的原創《Elinor》。初衷是把一個某天難得記得十分清楚的18禁的夢寫出來,到最後變成了完全背道而馳的樣子,是說中間又想著要把夢裡的部分還原出來,所以硬是加入了18禁的描述,這也可以說是全篇我最不滿意的一段,說是敗筆也不為過,之後大概會整改一番,然後再把另一個視角寫出來(暫定)。

       今年的總結就到此結束啦,來年的計畫,其實是“來年不一定會完成、很大一部分幾率不會完成的計畫”,把手上幾個半成品的短篇完成,嘗試更加輕鬆的文風,也許會在小號開始連載原創的長篇。

       大概是十分擅長自說自話吧,今年也是十分感謝看文的天使們,以及來年也請多指教!

 

>>#3 自我介紹

 

       大家好,這裡又是八口。是一個對大多事物抱著“也沒有什麼不可以”的態度的人,在一些奇怪的地方異常龜毛,在另一些地方又過度隨便,常常以嚴謹自許,和自己認真戀愛中。總而言之,用一個最近比較喜歡的詞來講,大概是個混沌的人吧(霧)。茶,甜食,爵士樂,最近迷上湖邊野餐,蛋糕/三文治+牛奶/可可的隨機組合,以及二十二點左右的夜間散步。

       “人生有什麼好思考的。”

       “誒誒,這麼說的話,好像確實沒有。”

 

       再一次,2018也請多多指教啦w。

 

>>#4 讀書列表

    

       今年新增用來湊數的環節(喂),但因為是今年過了一半的時候才想到說要把自己讀過的書記錄下來,所以可能會有所遺漏吧,時間是倒序+亂入。想著寫論文的時候不知道什麼地方可能用得上,這個學期開始有了一個十分麻煩的習慣,每本書都要認真做筆記,導致讀書速度十分之慢,儘管如此這個列表還可以這麼長,很大一部分還是多虧了專業課老師們的壓榨吧(笑)。

 

《玻璃球遊戲》(進行中)

——[德]赫爾曼·黑塞著

Ÿ《性與藝術》

——[意]弗拉維奧·費布拉羅編著

Ÿ《納爾齊斯與歌爾德蒙》

——[德]赫爾曼·黑塞著

Ÿ《鮮花聖母》

——[法]讓·熱內著

Ÿ《紀德小說選》

——[法]紀德著

Ÿ《魂斷威尼斯》

——[德]湯瑪斯·曼著

Ÿ《小說理論》

——[匈牙利]盧卡奇著

Ÿ《甜與權利——糖在近代歷史上的地位》

    ——[美]西敏司著

Ÿ《阿贊德人的巫術、神諭和魔法》

    —— [英]E. E. 埃文思-普里查德著

Ÿ《中國東南的宗族組織》

    —— [英]莫里斯·弗里德曼著

Ÿ《緬甸高地諸政治體系——對克欽社會結構的一項研究》

    ——[英]埃蒙德·R.利奇著

Ÿ《道與庶道:宋代以來的道教民間信仰和神靈模式》

    ——[美]韓明士著

Ÿ《歷史的真相》

——[美]喬伊絲·阿普爾比;林恩·亨特;瑪格麗特·雅各著

Ÿ《質性研究概論》

——[美] Anselm Strauss;Juliet Corbin著

Ÿ《西太平洋的航海者》

——[英]馬林諾夫斯基著

Ÿ《西方人類學思潮十講》

    ——王銘銘著

Ÿ《天真的人類學家》

    —— [英]奈吉爾·巴厘著

Ÿ《社會學理論的結構》

    —— [美]喬納森·特納著

Ÿ《愛與生的苦惱》

——[德]叔本華著

Ÿ《語言的文化史——近代早期歐洲的語言共同體》

——[英]彼得·伯克著

Ÿ《論語言的起源——兼論旋律與音樂的摹仿》

——[法]讓-雅克·盧梭著

Ÿ《規訓與懲罰》

——[法]蜜雪兒·福柯著

Ÿ《新史學:自白與對話》

——[英]瑪利亞·露西亞·帕拉蕾絲-伯克編著

Ÿ《瘋癲與文明》

——[法]蜜雪兒·福柯著

Ÿ《集體暴力的政治》

——[美]查理斯·蒂利著

Ÿ《西方政治哲學》

——唐士奇著

Ÿ《利維坦》

——[英]霍布斯著

Ÿ《政府論》

——[英]洛克著

Ÿ《論人類不平等的起源和基礎》

——[法]讓-雅克·盧梭著

Ÿ《社會契約論》

——[法]讓-雅克·盧梭著

Ÿ《自殺論》

——[法]埃米爾·塗爾幹著

Ÿ《宗教生活的基本形式》

——[法]埃米爾·塗爾幹著

Ÿ《文明的進程》

——[德]諾貝特·埃利亞斯

Ÿ《強制、資本和歐洲國家》

——[美]查理斯·蒂利

Ÿ《民族-國家與暴力》

——[英]安東尼·吉登斯

Ÿ《大轉折:我們時代的政治與經濟起源》

——[匈牙利]卡爾·波蘭尼

Ÿ《新教倫理與資本主義精神》

——[德]馬克斯·韋伯

Ÿ《中國的宗教:儒教與道教》

——[德]馬克斯·韋伯

Ÿ《自深深處》

——[英]奧斯卡·王爾德

Ÿ《迷情》

——[西班牙]哈威爾·馬里亞斯


评论(3)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