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センチ

人类充满了矛盾。
寂寞。不寂寞。
恋慕。不恋慕。

瓶颈期

【真遥】8 minutes(短fin/真琴黑化慎/肉末)

正文:



毫不畏惧黑暗独自的漫长旅行,因为他本身就是发光体。

 

-

「水,或者爱人的怀抱。」

 

安静,渐渐加重的窒息感,胸腔的压迫慢慢减小,浮出水面,光和声音,如释重负的吸气,然后再回到水中,像另一个世界。

 

 

光从太阳到达地球需要八分钟,假使有太阳爆炸的话,地球在八分钟后才会失去光明,而在最后八分钟里的地球,一如既往的,光与热,温暖的属性。

 

并不是反应迟钝还是什,只是传达得有点慢,小心翼翼希望对方能够感受到的心意。

 

-

「遥,还可以再睡一会,时间到了我叫你。」

 

遥在被列车晚点的提示音吵醒的时候稍微转了转头,听见自己所枕肩膀主人的声音,于是顺着那人的意继续做那么个沉沉浮浮的梦。

 

-

如果只要说出来或者在白色笔记上写出来就能够传达到的话,这份感情也太微小了。

呐,你看。

没有我的话你的世界是一片黑暗呢。

觉得冷的话。

来,我的拥抱,我的温度,我的身,我的心,全部都给你。

 

所以,再等我一下下。

 

-

遥起床后在屋子里转了一圈,确定了没有回床上睡觉的人也确实还没有回家,冰箱上贴着的便条是一个月前的,写着早上起来不要喝冰牛奶之类的话,笔划的末尾被水渍晕开。

 

遥正想着要不要打个电话过去,走到卧室捡起床头的手机时手机也正好在手心震动起来,有点痒。然后在对方一如既往的温柔问候下用为数不多的字数说了刚刚起床、早安、早上有工作等等,对方「出了点问题呢,一个学生在野外采集标本的时候受伤了,要晚点回去抱歉啊遥」地解释了遥正在考虑要不要问出口的、为什么没有在本来说好的时间回家的问题。

 

最后电话那头说。

 

「遥,我爱你。」

 

我爱你。

 

学生时代的他们都会因为对方的一句「我喜欢你」而脸红心跳,并没有注意到是什么时候变成了「我爱你」,如果说前者是青涩的话,后者就是浪漫了,遥并没有觉得后者就比前者沉重或者是怎样,第一次听到的时候大概也有心跳加速什么的环节,而与文学中的重复可以加强情感不同,出现的频率高了,听到耳里渐渐也变成同「早安」、「晚安」一样的重量和感觉,但遥并不讨厌,也没有脸红心跳,不痛不痒,却很舒服,就好像,只要想到自己所存在的星球71%被水覆盖着,就会感到十分安心一样。

 

 

「回来的时候顺便买青花鱼。」遥这么答复。

 

-

游泳池有时候也是一个容易让人迷茫的地方,不管是水底下的宁静下一秒换气时突兀的喧嚣,还是躲在水面下仰望着水面,相邻泳道的水花有时也会溅到自己这边,空旷的游泳馆上方回荡着击水的声音好像加了某种音效。

 

遥会有这种想法也只是千分之一的时候,而显然此时,让他坐在高高的椅子上看着几乎变成质点的不断移动的人头所存在的泳池,却因为「不到关键时候救生员不许下水」的规定无法扎进去,更让他感到迷茫。

 

同为救生员的西野没事总爱跑去和遥闲扯,当然是西野单方面的,闲扯的范围从天气到歌手,涉及各种领域。

「七濑先生你知道吗,光从太阳到达地球需要八分钟的时间。」

最近似乎迷上了天文。

「七濑先生的话,在太阳爆炸最后的八分钟想要在哪里度过呢?」

 

「水,或者爱人的怀抱。」

遥几乎是想也没想地回答。

 

西野对他回答水是没什么意外,倒是对从遥嘴里会说出「爱人的怀抱」这样十分带着小女生浪漫情怀的字眼感到惊讶。

于是八卦起来。

「七濑先生有恋人了吗?」、「对方是怎样的人?」的问了一大串。

 

「有。」

「是温柔的人。」

 

西野刚想追问些什么,「有人溺水了」,他听到身边的人说,很快反应过来追着遥也跳下水去帮助营救。

 

水。

水。

水。

 

 

然后一切重新回归平静。

仿佛全身上下每一个毛孔都干涸的空虚。

 

「真琴?」头钻出领口终于恢复了视线。

「遥。」对方走过来接过遥手中的毛巾帮他擦头发,「工作刚好结束,想着这个时间遥该下班了吧,就顺便过来了。」

手指轻轻抓动的触感透过毛巾传到头皮,声音柔和得恰到好处怎么听都听不腻,被笼罩在对方独有的气息中。

只是一秒,甚至更短的时间。

 

填满了。

 

 

水和真琴,就像2>1或者4>3一样,只要再加上什么,大于号就会转变方向。

加上喜欢的话。

 

-

「遥,列车快到了哦。」用没有被压制住的右手揉了揉身侧睡得迷迷糊糊的人的头发。

「嗯。」

 

-

「回去吧。」

「嗯。」

-

并不是旅游盛季的时候,搭乘长途列车的人往往很少,加上在这个不早不晚的时间,此时站台上只有遥和真琴两人,在「列车将于两分钟后到达,请站在黄线外等候」的提示音响起后,真琴拉着遥站起来。

 

风沿着笔直的轨道穿堂而过,一下接一下地撞上外耳道然后摩擦而过。

「遥?」

头发变得凌乱,剧烈鼓动着的衬衫拍击着皮肤,轰轰的风声也因打上耳廓的头发断断续续。

「还没醒过来吗?」真琴看向眼神放空依然有点站不稳的遥,握紧了对方的手。

「?」

「我—说——」似乎是连自己也感觉到说出口的话被风稀释,放慢了语速强调口型。

 

听觉丧失。

其他感官却变得更加敏感,手心传来的温度,只倒映着一个人的眼睛,以及对方炽热的唇和舌,口腔里还是睡着之前分着吃的冰棒的味道。

 

列车也许已经进站了,也许还没有,风声也消失了,世间所有的声音,都被不知从哪里发出的「咚」的巨大声响,埋没了。

 

听觉丧失。

但是感觉得到。

 

好像要溺死在这风中。

 

-

「遥,手机响了哦。」真琴对着厨房喊着,里面噼里啪啦的似乎是在炸什么东西,香味飘散在屋子的各处刺激着食欲,「我帮你拿过去吧。」

「先帮我接一下。」现在脱不开身。

 

-

电视里的搞笑艺人正狠狠地把自己摔在地上,台下顿时一顿哄笑,遥并不知道好笑的地方在哪里,音量调到1,真琴在卧室与人通电话。

 

因为工作的原因总有学生打电话和真琴讨论问题,有时候遥也坐在一边听着,听不懂的专业术语一个一个往外蹦,注意力就不自觉地从通话内容偏移到别处。

声线,语气,面部表情,之类的。

 

笑着的时候微微眯着眼睛,整个面部表情都柔和下来,甜得不像样。

 

——也不是只对自己一个人……

 

电视节目无聊透顶。

 

——好奇怪……为什么..

——会这样想呢……

 

-

 

「诶七濑先生下午好像没轮到你吧?」

「买了票。」

「不觉得很吃亏么,从这里赚到的钱结果又还给这里,也没有员工折扣什么的……诶诶、已经在水里了吗……」

 

真琴向遥表白也是在这样的夏日。

伸出手的同时「遥,我喜欢你」也脱口而出,随后马上红着脸尴尬地笑起来,遥没有回答,像往常一样搭上那只手,借力从泳池里爬上岸,默许了。

再自然不过地开始了交往。

 

——仿佛被拯救了一样。

 

在那之后两人的关系也只有微乎其微的变化,仍然像往常一样,偶尔做些恋人间做的事,比如在人潮汹涌的街道上牵起的手,烟花大会的时候在暗处接吻,或者帮对方拣掉落在头发上的花瓣顺便说一句喜欢,气氛好的时候做更深入的事情。

 

也许是在这之前离成为恋人就只剩一步的跨越。

 

上个月真琴以大学教授的身份代表大学去外地参加一个月的培训,这是在两人交往后第一次长时间的分离。

一个月,其实说长也并不长,大概是,只要对方不在身边,度过的每一秒都是煎熬。

 

就算水也无法填补的空虚。

 

已经病入膏肓了。

 

——真琴……

 

这就是,所谓的「寂寞」吗?

 

-

回到家的时候已经是黄昏,在玄关看到真琴的鞋子整齐地摆放在那里,很快落入熟悉的怀抱。

 

「遥,欢迎回来。」

「嗯,真琴也是。」

 

夏天的黄昏,光线介于亮与按之间,窗外天空的颜色相对于橙更偏向于紫,明明一冷一暖的颜色却毫无违和地糅合在一起,空调的指示灯静默地亮着,空气有些干燥,气氛却是湿润的。

 

真琴有点奇怪,遥一边想一边迎合着对方的吻,后背贴着浴缸冰凉冰凉的,但他也没有余力思考更多,只觉得脑海里一大片橙色和紫色纠缠在一起,渐渐融为一种找不到词汇形容的什么颜色,最后是完全的黑。

 

「遥。」

 

实在是太耀眼了。

但是,无法逃脱,不知何时已经甘心耽溺于此。

 

「遥。」

 

听觉又开始模糊,真琴的声音像是从遥远的某处传来,压抑的喘息似乎也不是来自自己,所有一切都带着点不真实却真切地体会着。

遥只觉得自己在下坠,下坠。

 

「遥…」

「那天遥帮溺水的人做了人工呼吸对吧。」

「遥知道去游泳的那些小女生都是用什么眼神看着你的吗…」

「…不,也许连男性也…」

「那个人…是叫西野对吧。」

「和遥关系好像很好的样子…」

「…总是缠着遥说话。」

 

「真..琴…」因为剧烈的刺激不禁抓紧对方的手臂,他只听见真琴喊着他的名字,其他的什么,说着什么话,,手腕好像被什么冰凉的东西拷上,全部都不知道,也不需要知道。

 

——只对我一个人……

 

「对了…」

「那天他打电话过来…邀请遥去参加联谊…」

「…我帮遥拒绝了…」

「遥…」

「以后也要,一直……」

 

「遥。」

「我爱你。」

 

光从太阳到达地球需要八分钟,假使有太阳爆炸的话,地球在八分钟后才会失去光明,而在最后八分钟里的地球,一如既往的,光与热,温暖的属性。

 

并不是反应迟钝还是什,只是传达得有点慢,小心翼翼希望对方能够感受到的心意。

 

「嘭——」

 

遥久违地感受到心跳加速的感觉,心脏颤抖着,声音颤抖着,身体颤抖着,世界颤抖着。

 

无限坠落着。

 

如果现在就是太阳爆炸或者世界末日的话,这样也足够了,遥想。

 

-

我爱你。

只有我能爱你。

 

「遥,今天过得怎样?」

「明天是周末,可以整天在家里陪着遥哦。」

「头发还没干怎么就睡着了呢?真拿你没办法。」

真琴微笑着吻上熟睡人的额头。

「遥,今天,我也爱你。」

 

-

呐,你看。

没有我的话你的世界是一片黑暗呢。

觉得冷的话。

来,我的拥抱,我的温度,我的身,我的心,全部都给你。

 

然后,

你将不再需要其他的光。

 

Fin

 

--------------------------------------------------------------------------

首先感谢坚持看到这里的人。

这次是无法离开彼此的两人。

有这个脑洞是在之前看到mako的官方设定,在恋爱中是会对伴侣倾注很强的爱的类型,但是爱太深了反而会让人感到害怕什么的。

起初只是单纯想写真琴黑化,大概是最后mako杀了haru再自杀或者恋尸癖这样一个重口的故事,但我是真爱啊怎么可能下的了手,于是最后变成了很隐晦的监禁。

写着写着遥也病病的了。

对于我来说果然写表白阿接吻阿肉阿都非常的苦手,写到最后口干舌燥的(你什么都没写好吧总之写肉文的大大请收下我的膝盖。

至于时间轴有点乱,是故意想要营造出一种错乱的感觉。

再一次感谢。

请多指教。


评论(12)

热度(36)

  1. 马赛克的A12センチ 转载了此文字
    我喜欢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