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センチ

人类充满了矛盾。
寂寞。不寂寞。
恋慕。不恋慕。

瓶颈期

[2.]Loud Louder Loudest

-Cover your ears,and listen to yourself.-

Deep Deeper Deepest里Samuel的过去,虽然说建议先读Deep篇,其实把这篇当成单独来看或者先看这篇都没太大关系。


TEXT:


从昼过渡到夜的过程实际上是十分迅速的,正如塞缪尔10分钟前躺在从房间唯一的窗户投进来的一块形状完美的阳光中,10分钟后的此时他躺在阳光外,只剩下一部分肩膀和脖子仍被涂上亮色,横竖护栏的投影正好在他的脸上交叉,像是得先在墙上做好标记,然后才开始钻洞。作为人类活动时间的白昼即将结束,而这一天的开始塞缪尔在一如既往的时间下楼,看到他的妈妈正在客厅里把拉丁舞的基础舞步当减肥操来做。她有点老了,昔日的舞蹈演员如今身材走样,肥肉从腰侧挤出来,和下垂的胸部堆在一起。虽然仍每天做自创的减肥操,多半没有用处。只能常常拿着古老的照片对她的儿子说:「我当年也跟现在的小姑娘一样苗条。」念叨多了,塞缪尔一般假装没有听到,这时又会收到一句:「我是生下你之后才变成这样的。」天知道她对巧克力毫无节制。塞缪尔走过去,妈妈就着舞蹈动作指向餐桌,一边调整呼吸一边说那边有牛奶,叫他自己烤吐司,并且对她接下来一周都要外出这件事做出通知,他还是和以往一样去罗威尔叔叔家吃饭。但无论之后如何,他还是首先要享受当下的牛奶和烤吐司。早晨的牛奶和吐司都是极大的享受,他一贯这么认为,食物从口腔到胃花了7秒钟的时间。7秒钟后路马斯开口说真是狼狈。口腔里还没来得及吞咽的食物便堵在那里,让他短暂失声。狼狈,他在心里反复咀嚼这个形容词,并不认同。这里是一个未投入使用倒不如说是废弃的教职办公室,书柜和桌子连同一架钢琴都堆在墙角,使得不大的空间看起来十分宽阔。10分钟前的10分钟前路马斯走进来在塞缪尔身边蹲下。再10分钟前罗威尔先生也在这里。路马斯持续一言不发的状态,将气氛留给沉默同时也把塞缪尔投入等待。

于是时间在等待中变得十分漫长。无论什么只要需要等待都会变得遥远,这当然是观念上的说法。但大概正是因此人的一生在生命的尽头到来之前得以延长。或许是是夏季的白昼确实太长而产生的错觉。塞缪尔说不准他是在等待什么,可能在等路马斯先开口,也可能单纯觉得时间难过,便如此定论。塞缪尔想他的脸上应该不是惶惶不安或者迫不及待一类的表情,他在胡思乱想,大部分与这件事无关,他想起今天的开始甚至是昨天和明天的开始。类似于得知隔天野餐计划的前夜失眠。直到路马斯说出狼狈一词,时间又恢复了正常的流动速度。塞缪尔摇摇头作为回应。或许到了对方的理解里变成无话可说的意思,因此沉默重新到来。

塞缪尔的耳朵被这种不存在的声音塞满,什么都没有,但确确实实。这真奇怪,他想。分明就在不久之前他的耳朵里还流动着一些音符,它们来自墙角的钢琴和罗威尔先生的手,大多烂熟于心,他都认得出旋律,不过记不住名字。罗威尔先生大概也曾对他提起过这是某某钢琴家的得意之作之类,大多难以理解。不过罗威尔先生说他不必记得,「音乐这种东西啊」,大概是这样的语气,至于后半句话,可能也混入那些钢琴家和乐曲的名字,早就不知所踪。


无论如何都会被屏蔽,总之先用网址:

http://weibo.com/p/1001603904508034970571?mod=zwenzhang




评论(8)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