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センチ

人类充满了矛盾。
寂寞。不寂寞。
恋慕。不恋慕。

瓶颈期

12センチ|2015

>>CONTENT

       

        #1 Bgm

        #2 Excerpts

        #3 Annual Personal Summary

        #4 Characters setting

        #5 Self-introduction

>>#1 Bgm

     

        ●飞行员

        Imaginary Friend-Niha

       

        ●飞行船

        Rain Scented-Niha

       

        ●冷却幸福论

        Breeze-Little West

       

        ●出发;动身;使爆炸

        Everylasting Truth-Re:plus

       

        ●Deep Deeper Deepest

        RUMINA-another-(remix)-ceth

       

        ●Loud Louder Loudest

        旁觀-凛として时雨

>>#2 Excerpts

       

        ●February

        于是直到现在才终于记起来那个瞬间,那是在国中三年级初头的时候,依然是平淡无奇的一天,这样的一天并没有因为黑板右下角一块占不了多少地方的角落的方框里写了「(水)梶原谅」而改变什么,做完以班级人数为周期轮流打扫教室的工作后,教室已经空无一人了,梶原去倒了垃圾,回来后发现天空很美,是澄澈的金黄色,加多了水的蜂蜜茶一样的颜色,云一块一块整齐地排列向远方延展。梶原不禁在靠窗不知是谁的位置坐下,托着下巴看天,直到背后响起声音前有三架飞机飞过,同向和逆向,发出轰鸣,没有来由地梶原感觉自己被飞机喷出的热气团住了。

         「飞行员。」这便是身后响起的声音。

        「诶?」

        「没有。」中野也走过去趴在梶原前面一张桌子往窗外看,「突然感觉很适合梶原你呢。」

                             ——《飞行员》

                            梶原谅×中野诚太郎

※(http://ediblepigment.lofter.com/post/255f0e_5ce1ac5)

        ●May

         梶原知道对过去念念不忘同对着上帝祈求来世幸福是同一性质的。梶原不是什么信徒,也知道过去无法返回也无法更改,他倒不想更改过去,还是忍不住一次次回忆起那段时间。这没什么,梶原想。世人无一例外都有过去,好的或者坏的,并且这东西一路都在增加。这看起来像是每个人都在否定着前一个自己,或者延续前一个自己,以此来前进。他们穿过了云和大气层,到达宇宙,哪天能源耗尽会向何处坠落也全然不知。或许他只是觉得那时的谅比现在的谅离自己还更近一点,而过去和现在的同个人活在一起可以消减这种距离感也说不定,因此他可以在过去和现在之间来回活。梶原想象过近乎一切,如果他们之间一人的性别转变的话,只是同学的话,是完完全全的陌生人的话,或者不活在同一个时间轴上的话。

        不管怎样,谅还是谅,就算否定掉曾经的自己他现在也还是谅。并且可以确认的是,不管是过去还是现在,他喜欢谅。什么时候开始的梶原不知道,在那时用「一直」延续到如今,只增不减。这或许很奇怪,亦或说不与大多数人相同,但广濑说得没错,这之间没有什么关系。

        只是果然,星星也好、云也好、太阳和月球,仅仅伸出手是无法触碰到的吧。

                             ——《飞行船》

                             梶原光×梶原谅

※( http://ediblepigment.lofter.com/post/255f0e_7208a3d )

        ●August

        浅野掉进了汽水瓶子里,起初还有掉进来之前仅存的氧气,随后被越来越多的汽水填满并很快下沉到瓶底,无法呼吸亦无法睁开眼睛。身处其中就无法得知在自己身体之外的和身体之内的汽水是桃子味还是橙味。他觉得自己的五脏六腑都快要爆炸,感到痛苦到不行,我一定是死掉了吧,这么想着的时候身体开始上浮,勉强睁开眼睛看见宫内眯起一只眼睛从瓶口看进来。他无法发出声音求救,无论说什么做什么都很痛苦。但所幸最终还是顺利获救,回到充足的氧气之中,此时他们在学校禁止入内的天台上偷懒,他坐着,宫内则站着。浅野仰头看向宫内和他后面的云,宫内的头发又长了一点,云在向远处聚集。浅野差点溺死在汽水里。他觉得自己确实是在汽水里溺死了一回。

                            ——《冷却幸福论》    

                            宫内辉×浅野康介     

※(http://ediblepigment.lofter.com/post/255f0e_806d93e)

        ●September

        放学后铃木说恐怕要稍微等他一会,班主任叫他去一趟办公室,不过也可以一个人先走。高桥说没事,他在教室一边学习一边等就好了。之后铃木跑了出去,高桥继续做昨天的考试中做错的最后一题,校对答案并修改得分细节。教室里没有其他人了,风扇依然来回扫风,班级布告栏里没被图钉钉住的学生通知单的两角不断被掀起又恢复原状,黑板右上方的挂钟指针指向一个算得上晚的时间。他看见第一个窗户投进来的光在黑板上画出模糊的明暗分界线,他看向窗外,操场上一些低年级在进行社团活动。过长的白昼,过长的白昼,他想,白天和夜晚不同的虫子轮流鸣叫,人做着同样的事,美少年最终都会老去。

                            ——《出发;动身;使爆炸》

                            高桥树×铃木时人

※(http://ediblepigment.lofter.com/post/255f0e_822e457)

        ●September

        人总能活下去,法罗琢磨着这句话,让塞缪尔背面朝着他。他尤其喜欢塞缪尔的背。这总是让他想起很久之前还没有建好这个观光基地的时候,某天他又潜入海底,那条突然掠过他的白色的巨型鱼类,可能是某种鲨鱼,他来不及看清,他只记得它掠过的那一瞬间的眩晕感,之后它摇摆着尾巴快速去往深处。实际上法罗对那些阳光照得到的浅海的景色毫无兴趣,五颜六色的珊瑚丛或者成群的月光鱼。他向往海的更深处,更加深色、更加安静的地方。也可能是因为无法到达才会这么向往的。他宁愿不再潜水。只有和塞缪尔在一起的时候,他的落空感才能得到些许填补,夏天他依然每天潜水,甚至他冬天更想潜水。

         法罗再次咬住塞缪尔的舌头,他想让他们之间没有更多多余的空隙,连牛奶的味道也无法介入。同时他也有狠狠掐住塞缪尔的脖子的欲望,他确实这么做了。塞缪尔发出轻轻的呜咽,抓着法罗毛衣的手指越发收紧。法罗在深深的海底,不知道自己是在往哪个方向游,有白色的巨型鱼类掠过他,他发觉原来海底也能感受到风,随后他听到下雨的声音,塞缪尔依然向对岸游去,但突然他什么也不做地停下,开始下沉,掠过法罗去向更深的地方。法罗跟随着他,他感到快乐。

                           ——《Deep Deeper Deepest》

                            Faroe×Samuel

※(http://ediblepigment.lofter.com/post/255f0e_84402f1)

        ●November

         正如此时裙子后面的商标反复磨蹭他的后颈,这让他感到又痛又痒,又或许是因为痒才会痛或者因为痛而痒,细微的感觉他分不清。这让他想起怎么咬也咬不断的酒味熏肉和路马斯刚修剪完因而有些锋利的指甲,看起来漫无目的地在塞缪尔后颈的皮肤上划着,一下又一下,往下就是血管和骨头。塞缪尔想出声让他停下,但又想说再用力点。不过眼下路马斯似乎已经在他的后颈拉开一道长口子并伸进去两个手指,不断搅动,不像要切断什么,也许是在找什么东西。「肯定是哪里不对,」塞缪尔对路马斯说,「得把它拿出来才行。」路马斯不发一言,也可能是说了什么,但塞缪尔正背对着他,而耳朵被沉默或者钢琴曲牢牢塞住。痒和痛的感觉更加剧烈。他突然想起妈妈还没有变老,他也没有长大的时候,妈妈常常教他跳舞。用一台旧的CD机重复播放同一首舞曲,她的身上还穿着方便做家务但也还是十分漂亮的旧裙子,腰带在背后绑出一个挺立的蝴蝶结,长长的头发高高束起,非常好看。一边拍着手,一边喊着踩步踩步恰恰恰的恰恰舞拍子,一边笑着。舞动的裙摆,舞动的裙摆。她有时候也说起她上舞蹈学校时候女孩子间的事。说她们一起逃课去看一场巡回的马戏演出,不过是糟透了的一次,该出场的演员没一个出场,留下尴尬的主持人拿着话筒拼命讲笑话企图圆场,多数无聊。之后她们被老师体罚,那倒像是在做马戏表演。还有练习时自由寻找搭档啦,因为男孩子不够,她总是跟女孩子一起跳,不过心思都在那个喜欢的男孩子身上。「没勇气去邀请他呢,」她说,晃动着脚笑起来比塞缪尔更像小孩子,「塞缪尔以后可要勇敢一点哦,喜欢就告白,被拒绝也不要紧。」勇敢一点,他想。「啊。」路马斯终于找到了什么并把它拿出来放在手心,塞缪尔坐在路马斯的手心看进路马斯的眼睛,看到牛奶的香气和恰恰舞的节拍,还有发光的什么东西。是什么呢,塞缪尔正想靠近一点看清楚,但随后路马斯逐渐收紧手指,他便什么也看不见了。塞缪尔感觉到路马斯一根一根的手指,它们挤压着他的全身,像是要把他揉成一团,或者变成粉末,同时已经先把他的意识揉成一团,也许被冲进下水道。塞缪尔随着巨大的洪流沿着螺旋的线被卷到漩涡中心,然后下坠。他头晕目眩,但身体之内依然沸腾不止。奇怪,奇怪。塞缪尔在水里不知道要被冲向何处,同时塞缪尔的身体燃烧起来,可能是铜的火焰的颜色,却是铁的味道。不管怎样,裙子后面的商标依然让他又痛又痒,也许令他又痛又痒的并不是商标。

                            ——《Loud Louder Loudest》

                           Leumas × Samuel

※(http://ediblepigment.lofter.com/post/255f0e_8c374a8)

>> #3 Annual Personal Summary

       

        事实上#2的节选耗费了我不少精力,因为选择困难症,一并要顾及人物至少有点互动而且不能是关键情节,所以一个人在那里纠纠结结最后还是不得不决定下来(虽然并没有多大意义)。

        于是2015年就这样到了末尾,这么说总觉得有点千篇一律呢。因为是去年才开始有跟风做年末总结这种东西,所以到了今年也才第二次。极其低产出的一年(虽然并没有高产出过),非要说的话是主观上的自我散漫和客观上的学业为重导致,说起来,虽然说过高三以后就要停止一年写文活动专心学习,有梗了还是忍不住要写,不过,做完这个总结之后,我就真的真的要暂停了(是这么说着的)。

        给今年的文做一个概括的话,就是打开了新大门之后就一直在那里意识流流流流流流流流流流流流流流流流流完就没有然后了,并且依然不爱分段,大概因此没有多少人会想看这样的、没有什么剧情的、可能挺无聊的BL,真是非常抱歉。

        一开始的《飞行员》和《飞行船》算是比较用心的两篇,当时的意识流病还比较轻,所以看起来比较清新一点,兄弟一向是我的喜好,因此便有了谅和光这样的两兄弟(刚才不小心百度了一下梶原光,没想到真的有这么一个人,梶原光,女演员,觉得有些喜感),不过现在回过头去看它们,觉得各方面还是有些稚嫩呢。

        然后是《冷却幸福论》和《出发;动身;使爆炸》,都是赶着时间的产物(忘记为什么要赶了),因此没什么质量,自己看了觉得烂到爆炸,为了凑篇数还是放进了总结里,总之建议不要看,之后会好好修改一番。其实后者的高桥和铃木是一个主要篇目《风向标静止之日(暂定)》(修改中)里的主角,这篇算是一个小小的番外,不过,这两篇真的超超超超不满意(。以后绝对不要为了追求速度去随便完成一篇文了。

        至于DDD和LLL(简写了,懒),DDD是一个极限60分钟的产物(实际用了120min+),因为主题有浪漫现实主义或者现实浪漫主义,所以比较随心所欲地放开写了,写得十分畅快和开心,小短,都是肉。对了,今年的一大突破也是,我从一个绝对清水,变得开始写肉了,虽然看起来就像是性冷淡,不知道是好是坏的转变。而LLL是源于我对DDD里小Samuel的爱(和少许的恶趣味),这是玩得很开心的一篇,用了原先一贯使用却因为被说了一两句混乱难懂的手法,现在想想,为什么会因为这样就舍弃啊(。尽情时空转换和玩弄角色(喂)的感觉真的很棒,以后要重新拾起这种写法。于是今年最满意的一篇就是Loud Louder Loudest。

        所以说因为篇目太少总结起来可省事了是该庆幸一下吗(并不,那么对于文章的总结暂且到此为止吧。因为现在篇数不多,所以看起来比较分散,不过之后人物一个个出现,就回把大家都联系起来,想要创造这样一个世界呢,全面贯彻出现过名字的角色都有一个故事的方针。手上有一些修改中的,一些半成品,一些完成待修改品,以及之后的故事,还有很多想写的,就等高考结束后再说吧(是这么想着的)。

         最后,谢谢来看文的小天使们,真的特别特别感谢(无法言语的分量!),我真的太幸福了。

         来年,也请多指教。

         2015.12.19 22:56

>> #4 Characters setting

        ●梶原谅是一个接受自己的普通设定并满足于如此状态的人,不属于积极派也不属于消极派,倒不如说接受一切,因此又可以说既是积极派又是消极派。这样的性格可以归结为无意识的自我防御本能,往往认为痛苦和不快的根源来自于不满,为此极力做到顺其自然。对于中野依赖多过于喜欢,或许是因为依赖才喜欢,但由于他的价值观念,又觉得被抛弃也是极其自然的。接受现实比谁都快。身高176左右。黑发。有点面瘫。戴眼镜。喜欢西红柿和胡萝卜。对于弟弟并不讨厌。

         ●梶原光和哥哥截然相反,但自身却期盼共同点,不喜欢被区分开来。有点优等生的惯有的思维,时常希望做出一些打破秩序的事,又以优等生的自制力进行自我规制,尽管如此并不是那种循规蹈矩的优等生。对自己的人生有着明确的规划,未来和现在没有差别,却把过去区别出来。个性在外人看来也十分恰到好处,梶原谅时常认为弟弟是个为人处事有些冷淡的人,一切都只是恰到好处,不多不少。兄控,对于哥哥从仰慕到喜欢,现在暂且还是喜欢的状态。身高比哥哥高一个头左右。因为哥哥而喜欢天文学,并为此努力着。不挑食。不安定源只有哥哥。

        ●中野诚太郎常常擅长于察言观色,对一切事物充满了好奇心,想要尝试一切。性格坦率,也会因为性格过于坦率而使人不快,总体而言还是会不知不觉吸引很多人。认为无端消极如同无病呻吟。不喜欢过分的独占欲。厨艺非常高超。喜欢连着帽子的衣服。养猫和一只广濑。生日在7月。

        ●广濑宇宙,运动笨蛋,坦率是因为粗神经。

        ●Faroe欲望追随主义者,同时并不缺乏自制力,就像他会克制自己不会不顾生命安全潜水到很深的地方一样,也可能只是求生本能,尽管如此对深海有狂热的向往,对浅海的厌恶可能是职业病。是个天生的gay。喜爱肉体,○交能够带给他肉体上的享受和抚慰,但只有大海才是他的精神寄托。很会照顾别人,特别是恋人。习惯早起,有点厨房洁癖。喜欢的体位是背入式。心血来潮会留胡子。头发有点卷有点长,棕色,常常束成一个小辫子。他认为Samuel像是肉体和海的结合体,所以对他来说Samuel或许是一个特例。

        ●Samuel同样是欲望至上者,因为曾经有被强迫不准射精的经历,对于这方面从不压抑,不赞同追随情欲普通禽兽的说法。曾经也有过因为过度药物反应差点死掉的经历,让他的价值观发生了偏差,常被认为古怪,不合群。初中毕业后开始游泳,被认为十分有潜力地重点培养,取到过十分优秀的成绩,但从不认为自己有现在必须做什么的责任或者现在必须为了将来做什么的责任。难以爱上自己以外的人,也不讨厌任何人,即使是罗威尔先生。游泳运动员的身材,头发极短,奶金色。讨厌热的感觉,喜欢冷的感觉,因为冷觉能让他保持冷静,但事实上他绝对不是什么理性主义者。有被虐倾向。喜欢牛奶和妈妈。

       

        ●罗威尔先生对艺术有极高的追求,也因为追求太高而无法在现实中找到平衡,轻微精神分裂。把邻居家舞蹈学院同学的孩子Samuel作为发泄口施行○暴力,但是是最喜欢Samuel的。因为白化病受到歧视,因此也蔑视世人。深度理想主义又极端现实主义,所以崩坏。

>>#5 Self-introduction

       

        大家好,这里是八口。单纯是因为认为帅(并没有)所以叫这个名字,像二口(《HQ!!》)、六口(《艳汉》)之类的。对黑发,中分,面瘫,制服,眼镜,捆绑,等等等等的设定毫无抵抗力。最近在为被迫室内不通风而烦恼。如果我的文能被喜欢的话真的是极大的幸福。于是2015年一整年的(乱七八糟的)总结如上,愿意看到这里真的万分感谢。

        2016年也请多多指教☆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