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センチ

人类充满了矛盾。
寂寞。不寂寞。
恋慕。不恋慕。

瓶颈期

【太芥】Verbal

●文豪野犬极限60分

●合身的西服

●太宰治×芥川龙之介

●Verbal翻译为言语上的,我更喜欢把它翻译为非书面的

●于是是和「合身的西服」扯不上多大关系的一篇

----------------------------------------

TEXT:

         芥川龙之介将手中的信件打开,突然想到昨天或者前天的梦,也可能是今天和明天的,梦的内容说不上好坏,用最简单的概括方法归结起来,便是他「在雨夜出行,正在无路可走,只好登上罗生门,碰巧一切都在倒塌」,无论如何,他又得往下掉了,还是「无路可走」。回想起这个梦并不是平白无故,首先是他收到了太宰先生的信件,内心里正兴高采烈,随后他打开信阅读完毕,就想起这个梦,因为看到最后他觉得一切的言语都为荒诞。

        芥川在太宰先生的陪同下毫不费力地将一批走私的军火拦下时,太宰先生突然说他要写信,要芥川给他 找一个信笺套装,还得弄一支好一点的笔。芥川只是在心里问了一遍是准备给谁写,太宰先生就犹如在回答什么一样说要写给某一个富商,后来又说或许是一个许久未见的友人,无论谁都可以,反正无关紧要。于是芥川想太宰先生确实只是一时兴起想写信而已。事情的前因大抵如此,后果正如现在一般。信是没多少时刻之前太宰先生亲手交给他的,顺便调侃了一下芥川或者他自己穿正式西服套装的样子,分别这么说了,「你的西服倒是很合身呢」和「嘛,穿上这种西服,让我觉得自己好像是黑手党一样,真是令人不快」。现在侦探社的太宰和黑手党的芥川各自站在舞厅的两端,中间隔着旋转的裙子和笑着的人。太宰先生对着芥川的方向但又似乎不是对着芥川挥了挥手算是打招呼,脸上是若有似无的表象亲切,里象冷漠、神秘、多少令人恐怖的笑容。随后芥川看见太宰先生和主办宴席富商的妻子跳起舞来。

        转眼太宰先生便会随着舞步到达芥川附近,太宰先生,芥川喊了 一声,太宰先生又随着舞步离开。

        言语本应是思维的载体,然而在言语具现化的瞬间,明明已经和思维发生了偏离。作为言语载体的纸张,可想而知,由于纸张的重量实在微薄,纸张所能承载的言语的重量,一定也微不足道。言语,偏离了思维又微不足道,无法将对手击败,本应是无用的才对。

         那是一张承载了一切,亦或是什么也没有承载的纸。

        芥川感到一切都在倒塌,他只好开始往下掉,可能是木屑还是石块也一同前往,雨夜的气味充斥其中,音乐没有停下,人们还在旋转,他看到其中太宰先生的背影,于是朝着空白的言语伸出手去。他也跟着旋转起来。

         人们创造和使用言语,最终又被言语打败。他又在「无路可走」。

        芥川把信攥紧了放进西服外套的口袋里,太宰先生,他又喊了一次,下一句话,已经不知所踪了。

■终わり

------------------------------------------

原本看到题目时,第一个想到的是双黑,但是一想自己对中原中也这个人并不熟悉,所以就选择了相对熟悉一点的。离题万里这点我是十分清楚的orz…

感谢观看☆

评论(2)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