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センチ

人类充满了矛盾。
寂寞。不寂寞。
恋慕。不恋慕。

瓶颈期

[律灵]就算只有空空荡荡的街道


◎给 @犬野四郎 的生贺

◎影山律×灵幻新隆

◎没有超能力

◎曾经是师生的设定

◎反正这是假阿八写的

 

就算只有空空荡荡的街道

 

影山律总会记得很多东西,人也好事也好,必须记得的也好不必要记得的也好,似乎都按照时间顺序在他的头脑里分门别类,毫不含糊,正如他本人一样。这是来自他同事的评价,当时大概是什么需要记忆的场合,或许只是某个闲聊期间,其中一人便首先提起影山律记忆力很好这件事,随后又有人用上了「一丝不苟」这样的形容词,尚且不用分辨其中褒贬如何,反正围绕着影山律的定义,虽然只是被变着法子不断重提,归根结底都离不开「优秀」二字。但这样的定义总归毫无意义,正如记忆与时间互不可逆,正如眼下这场不合时宜的大雨,最终剩下的也只有空空荡荡的街道而已。

 

影山律站在医院大楼的门口,在想到灵幻新隆是否带了伞而自己是否需要去接他之前,他首先想起自己没有带伞,他甚至还能清楚地描绘出自己的雨伞倚放在玄关角落的样子。而后他又想到他们正处在冷战之中,起因总之是莫名其妙的小事,可能是影山也可能是灵幻先较起真来,随后的发展便乱七八糟,但谁都不愿意示弱。之后影山碰上一场紧急的大手术而连续三天没办法回家,事情因此迟迟得不到解决。这下问题迎刃而解,他不用去接灵幻,对方当然也不会专门来给自己送伞。影山透过光灯光看见企图向自己扑来的大雨,好在大楼之内与大楼之外界线分明,他在原地站了一会,最终叹气,原路返回去拿自己之前放在休息室的备用伞,他还得赶在约定的时间去参加几个比较熟识的高中同学的聚会,虽然在他看来,不管哪方面,这也是不合时宜的。

 

最终他踩点进了包厢,期间又听到有人说他优秀之类,他则想起灵幻也常常拍着他的肩膀说做得不错,不管是过去还是现在。但他不知道自己是否真的如他所说的做的不错,他总无法分辨这个人言语中真的部分有几分,假的部分有几分,敷衍的部分又有几分。有时候他觉得这个人实在又狡猾又过分,而事实是这个人自从一开始就没有对什么表现出兴趣,也从未强求他人态度如何,从始至终,他不是诱惑者亦不是被诱惑者,影山却被他所吸引,想要占有他,或许是奇怪的费洛蒙在作怪。聚会中的话题一再转变,最后到了高中时代的班主任「灵幻老师」身上,几乎是同学聚会不可缺少的话题,但对于影山来说,这种感觉很奇怪,一个自己熟识的人,在自己以外的他人眼中的形象倒是陌生得不像话,或者不应该将这种怪异感称为陌生,灵幻本人本就擅长扮成任何角色,这也在他所了解的范围之中,反过来说无论什么角色都可以变得适合灵幻,这么说也不为过。现下的灵幻似乎是这样的灵幻,「灵幻老师啊」之后,加上的是「教书很厉害呢」、「简单易懂还有趣」、「很为自己的学生考虑」、「运动会那次不是还帮我们争取到一块阴凉的休息场地吗,据说竞争很激烈来着」,影山想的却是这个人明明爱耍赖又爱闹别扭,他姑且把那算作是撒娇好了,就连撒娇的方式都很独特。影山总会记得很多东西,但这不代表他喜欢回忆,但回忆往往是不可自控的,就像这会,他索性抛开其他一切专心回忆起来。

 

无所谓的争吵之前他们还在度过一如既往的夜晚,两人先后下班,共进晚餐,坐在同一条沙发上,影山还是看新闻,灵幻则看早上送来的报纸或有时是过期的杂志,聊天,各自干点别的什么,最后躺在同一个床上睡觉,一天便由此结束,性√生活到现在变成了每周两到三次,实际上可能更少,这得看两人的工作安排,但常常接吻。影山律不知道自己醒来的时候是几点,透过窗帘天已经有些亮了,他想假若此时他拉开窗帘,或者走向阳台,他便可以看到空空荡荡的街道。他很疲惫,但他无法成功入睡,他知道身侧的人也同样疲惫,只是对方往往不会表现出来,他也只能在烟灰缸里烟头的数目或者对方身上或口腔里烟草的气味中有所察觉。只有在这样的夜里,通过安静的空气中沉重的呼吸声,他才能真实地感受到对方的疲惫,但这不是理所当然的吗,一个人会感到疲惫,这是理所当然的。

 

再早一些,他还是高中生的时候,他还不称灵幻为「新隆」而是「灵幻老师」,跟其他学生别无二致。虽然他还未成年,但他相信自己已经足够理性,向灵幻老师告白,绝对是他生而为人做的第一件头脑发热的事。「灵幻老师,我想我喜欢您,」他斟酌着措辞以显得自己足够理性,「但您不需要与我交往。」也不留给对方拒绝的余地。有意无意的,往后的交流多了起来,他越发发现对方恶劣的样子,却更加喜欢。他尤其喜欢在上课的时候直直地盯着灵幻看,眼睛、耳尖、说话时的喉结,声音,握着粉笔的手,他的字,突然想到和对方一起吃午餐时对方被热茶烫到微微伸出舌头的样子,忍不住心情愉悦起来。

 

再往前,再往前的话,灵幻露出笑容,并向他走来。

 

「你不是,影山同学吗?」

 

在空空荡荡的街道上。

 

他全都记得一清二楚,他开始觉得这场冷战实在太没必要,这让他有几天没和灵幻共进晚餐,坐在同一条沙发上,听到他的声音,一起睡觉,也没有接吻。影山迫切地想要回到家里,这场迟迟没有结果的争吵,影山律甚至想干脆以一个激烈的深吻来结束,不管对方是否愿意。此时他绕过沙发去厨房洗他自己的杯子,直到杯子干净如新,他不知道自己用了多长的时间,至少他比刚才冷静多了,于是他复又向客厅走去。沙发上的人还在看同一份杂志,但香烟似乎是新点了一根,影山律走向他,对方并没有对此做出什么反应。影山盯着对方头顶的发旋看了一会,伸手拿掉对方叼在嘴里的香烟掐灭在旁边的烟灰缸里。「不要在家里抽烟。」他说,这不是他想说的,「我讨厌你抽烟。」这也不是他想说的,「我是说……」我们重归于好吧。最终他还是那样做了,他不认为那是头脑发热,或者是因为在聚会中间多喝了几口酒。对方一开始大概先是抗拒,过程中可能还扯歪了影山律本来穿得整洁的制服,影山也扯歪了他的,又或许全都没有,对方只是接受着他的吻,后来干脆回以更加激烈的吻,影山一概不知,他只知道他想吻他,无论如何都要吻他,他想吻灵幻新隆,他只是想吻灵幻新隆而已。

 

败给你了,他想。

 

■終わり

 

简单粗暴

只是想写写看这种的而已

空空荡荡的街道,指的是一些不变的东西

要说为什么律律和灵幻在我心中的印象会变成这样

一半以上绝对是四郎的错

评论(2)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