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センチ

人类充满了矛盾。
寂寞。不寂寞。
恋慕。不恋慕。

瓶颈期

目を塞いで 见えたものは |2016


>>CONTENT

        

        #1 Bgm

        #2 Excerpts

        #3 AnnualPersonal Summary

        #4Characters setting

        #5Self-introduction

 

>>#1 Bgm

 

    ( EMPTY)

 

>>#2Excerpts

 

    ●January

 

        原本伊莱亚斯正做着与现实毫无二致的梦,他似乎正在工作,也可能是为了罗本而做,总之他把眼前半球形的小型烤面包从中间切开,充入淡奶油,又拿起下一个,余下的还有四分之一,在全部完成之前,都得如此循环。他突然醒过来,因为房间里的空气在一瞬间里确确实实发生了什么变化。比如门口的声控灯的灯光漫进了斜斜的矩形那么多,又退回去,在此之间暴雨和风和冷气的声音和气味也一并漫进来又退出去,其间先后有序,差距微妙又不可忽视。之后房间又恢复阴暗和安静,罗本进来之前是什么样,进来之后还是什么样,倒适合继续充入淡奶油。

 

                               ——《Light Cream

                                      Robben ×Elias

 

      ●February

 

        犬野觉得自己正躺在实验台上,一边还想着维持秩序,同时又想干脆将秩序全部毁掉。Eight站在实验台边,问他到底选择哪边。当然选择秩序,他想,合理的一切让他快乐,科学美妙绝伦,他简直想要大喊理性万岁,他也确实如此喊道。于是他的助手用秩序将他的身体规规矩矩地锯开,锯子和铁片摩擦发出嘎叽嘎叽的声音,随后精密的齿轮组运转的声音需要先经过一回空气再让他听见,他觉得新鲜,同时又感到厌烦,好在Eight很快就徒手将那些烦人的零件一个一个扯掉,声音就此停止,他变得无法动弹,不过终于得救。

 

                          ——《SquareInstructions

                                     Eight ×犬野四郎

 

    ●February

 

        芥川龙之介将手中的信件打开,突然想到昨天或者前天的梦,也可能是今天和明天的,梦的内容说不上好坏,用最简单的概括方法归结起来,便是他「在雨夜出行,正在无路可走,只好登上罗生门,碰巧一切都在倒塌」,无论如何,他又得往下掉了,还是「无路可走」。

 

                                    ——《[ 太芥] Verbal

                                       太宰治×芥川龙之介

 

    ●August

 

        当查尔斯数到眼前电子邮件的第289个字母时兰斯洛特靠过来,非要查尔斯咬他一口。虽然总有各种各样的人告诉他,这么一直数下去只会没完没了,除此之外,没有再多。这会被打断,他多少有些生气。夜间巴士的第二层没有其他人,查尔斯和兰斯洛特缩在最后一排座位的一角,顺便融入块状的黑暗之中,加上巴士的晃动,总让查尔斯产生摇摇欲坠的错觉,这让他想到船。一端承载着重物的船失去平衡,他们掉进又黑又深的海里,此时查尔斯被困在兰斯洛特和海水之间,看起来别无选择,兰斯洛特的鼻尖划过他的脸侧,又亲吻他的耳垂催促他快一点。催促本不必要,因为到了最后,船要翻掉,桥也会倒塌,他确确实实别无选择,查尔斯想着,用力咬上眼前的脖颈,当他的牙齿扎进对方的血管而对方的血液充满了他的口腔,他得以保持一瞬之间的平衡,一瞬之后兰斯洛特不禁哼出一声,大概是因为疼痛,但其中的兴奋和愉悦不可忽视,这让查尔斯感到不快,他说不准自己是在为了什么而不快,可能摇晃的巴士使他不快,或者兰斯洛特的快乐使他不快,而别无选择也使他不快,但这些都毫无差别,反正结局也只是他陷入不快,并且显得毫无意义。查尔斯让自己的牙埋得更深一些,耳边传来兰斯洛特喉咙里低低的呻吟,还有一层的几个人类轻微的鼾声,除此之外,夜晚依旧静谧,巴士朝着目的地前进,船还在往下沉,没有人说话,也没有人呼救。与此同时,他能感到兰斯洛特颤抖着与自己无限贴近,近一些,再近一些,就好像只要他们消灭了距离,就能完全融为一体,或者他们本身就是一体的。

 

                              ——《PLEASEDON'T BITE #1》

                                         Lancelot ×Charles

 

    ●September

 

        「总之,无论结果如何,要么原地等死,要么钻进不知道会不会走向死的窗子,单单是这种情境的设定就让我喜欢不来,总感觉那什么……」宇田把手中整理好的一份资料递给前辈,后者则把它装进对应学生名字的档案袋里,「……太过被动了,又挺绝望的。」

 

        「喜欢不来,」前辈重复一遍,给手上的档案袋封了口,「你倒不直接说讨厌,什么都总留有余地的感觉。」

 

       「也不能这么说,这只是说法的问题而已吧。」

 

        学生档案的整理工作已经进行了将近一个小时,由宇田负责把每个学生的体检报告和先前其他什么人整理好的其他资料归为一份,再由前辈将它们装进对应的档案袋里,这种动作的重复无疑将持续到所有的档案整理完毕,正如此时的天气就如天气预报所说的一样阳光灿烂,但这种持续的高温无疑也将持续到夏季终了,无论哪边都绝不会让人觉得心情愉快,完毕和终了显得太过遥远,以至于不做些以外的事情,就难以度过。于是他们开始说话,一开始大概是三沢先说了什么,也可能是宇田先开的口,似乎企图借此打破沉默的秩序,或者不至于瞌睡,或者度过炎炎夏日,但话题进行至此,多少到了难以维系的地步。

 

        这个被擅自使用的空教室没有装上窗帘,也可能是为了避免灰尘堆积而拆掉了窗帘,总之因此阳光毫无阻挡,至少在现在这个时间,教室里阳光照到的地方多,没照到的地方少,宇田和前辈坐在少的那部分里,桌椅原本整齐地堆积在教室后方,现在则被闯入的两人拆下了三张,两张并在一起,一张专门用来放整理好的档案,就像这样,他们将一整个称为原貌的东西轻松打破,却仍旧打破不了日光与阴影的分界线。人为的失败。

                            ——《三文治、冰块,他们 #1》

                              铃木刈人× 宇田启太 × 三沢空

 

    ●September

 

        太宰先生死了。

 

       芥川想着至少换个说法,说他去世或者往生,但翻来覆去,无非还是那人已死的事实,意识到如此,反倒令他可以接受了。他早前曾做过一次关于那人的梦,梦中那人的身体变成烟火抑或是樱花一般易于消逝的东西,仍旧滔滔不绝,一面口吐着花瓣,对于自身的消亡全然不顾,似是对于发不出一言半语一事也浑然不觉。芥川只好胡乱猜测,暗自认为那人是在谈论爱与死亡。等到最后一片花瓣也被吐出,大火烧了起来,那人便不复存在了。这真是一场噩梦,芥川想,转念觉得不该如此定论。随即又想起,他不常做梦,且往往醒来还记得的梦,便断然是真实。

 

                                  ——《 [太芥] では、失敬》

                                         太宰治×芥川龙之介

 

>> #3 Annual Personal Summary

 

        原本应该按照惯例在圣诞节前后做出来的年末总结,拖到了2017年的2月份接近3月,一大部分是抱着垂死挣扎的念头,想着要把这两个多月的产出也算入前一年的总结,以此使得这份年末总结不至于惨不忍睹,结果显而易见,这两个月我也没有任何成品,当然也就没有办法使这份总结在此之前的部分更长一些,不过2016年的总结就应该是2016年的总结,耍赖总是不太好的,我这么想着,并决定以此为借口。出乎意料的是,原本我以为整个2016我只写了一篇文来供我总结,结果零零散散还多出了几篇。另一个原因是整个2016年我算是满意的只有一篇,其他并不满意,原先也准备不将那些不满意的作品放入这个总结,如果现实不是这么惨不忍睹的话。

 

        今年算是,嗯(找不到形容词),的一年,前半年忙于准备高考,后半年则为新的环境(大学)而忙忙碌碌,连带迟来的叛逆期也来了,瞎折腾了好一段时间,状态前所未有的差(我相信往后还会更差)。我遇到了严重地瓶颈期,虽说一大部分是由于我的懒惰与忙碌(这看起来似乎有些矛盾),但这个瓶颈期无疑让我陷入了极深的自我厌恶与绝望,我一边止不住地思考着,自己的哲学与审美,如何实现,诸如此类的问题,一边一动不动。(而对自己的过度严格也是造成这个瓶颈期的重要因素之一)。好像显得过于矫情了,自我反省的部分还是到此为止吧。

 

        一二月份的两个极短篇,LightCream和Square Instructions,说实话我已经差不多忘记我写过了,两篇的共同点在于都是给四郎的贺文,都是在短时间内强迫自己赶出来的,(并且都没赶上),说不上满意不满意,当然非要说的话肯定是不满意,只言片语间有喜欢的地方,大体来讲则糟到不行。

 

        两篇太芥,第一篇的Verbal也是一个极限60min的产物,显而易见的粗糙与敷衍的痕迹,讲出来的东西又浮于表面(好吧,我一直浮于表面)。第二篇的では、失敬我还没有放出来,其实我耍赖了,因为这一篇还不是成品,它只完成了三分之二。比起上一篇,这一篇严谨了许多,又尝试着以略古的文风来写(这与我擅长的风格背道而驰),进程十分缓慢,不过通常这样慢慢磨出来的作品,我多半是会满意的,虽然它离成品还遥遥无期(我甚至想放弃,不是成品,我却贴出了片段,会把未成品放出来绝对不是我的风格,这样很不严谨)。

 

        然后终于到了我个人来讲最满意的一篇——PLEASE DON’ T BITE #1。写这一篇的初衷是想写一个狗血套路的吸血鬼故事,后来则演变成一个长篇的构想,想借此锻炼补足自己一直以来在剧情方面的缺失。然后#1就诞生了。我真的十分喜欢这一篇,甚至爱上由我所创造出来的任务,就如去年的塞缪尔一样(不忘打广告)。这是一篇很我的文,可以说,里面的每个人物都是我,是我的一部分,是我的幻想,是我的愿望,又不是。我极力想把自己的哲学与审美融入其中,尽管它们偏激,甚至不同于常人,但我想这么做。所以这一篇对我来说意义非凡,我曾立下一个完美的FLAG说这一篇就算是年更,也一定要把它完成。我是这么想的。

 

        还有一篇,三文治、冰块,他们,这一篇正在整修中,所以暂时不放出来。这一篇是想说,不要严谨和严格,就这么慵懒地、一点一点地写着,写一些琐碎的日常,12岁、22岁、32岁共处一室的故事,想要尝试看看这样的风格。

 

        硬是自顾自说了一堆废话,我也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就仿佛是我的手指在思考而不是大脑。

 

        最后,真的十分百万千分万分感谢感谢感谢愿意看我的文的天使们,真的十分感谢。

 

        来年,也请多指教。

 

        (对了,>>#1 Bgm的部分空着是因为今年的文大多没考虑这个问题,也许以后想到了再补上吧,也许)

 

        2017.2.212:14

 

>> #4 Characters setting

 

         由于预计是个长篇,所以对于查尔斯和兰斯洛特的定义,当然还有巴比奇、霍勒斯、理查和还未出现的人物,暂时是秘密哦☆(滚)

 

>>#5 Self-introduction

 

        大家好,这里还是八口。最近迷上了睡觉,此时窗外在下大暴雨。2017年不切实际的愿望是克服懒惰。于是2016年一整年的(惨不忍睹的)总结如上,愿意看到这里真的万分感谢。

       

        2017年也请多多指教☆

 

        去年的总结: 12センチ|2015


评论(2)

热度(7)